松花江網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文化 江城文壇

永吉文學的鄉土氣息

2017-12-01 08:01    松花江網

  ——兼談我市鄉土文學創作的新氣象

  近些年來,在我市作家隊伍中,鄉土文學作家的創作日益活躍。他們以土地一樣的淳厚情懷、堅韌的創作態度、扎實的生活閱歷和獨具特色的寫作風格,默默地向社會傳達自己的鄉土聲音。他們的寫作展現出更豐富、更多元、更珍貴的文化心理和精神價值。鄉土文學作家隊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壯大,他們從田地和山林中獲取的人生經驗與生命體驗,以自然流淌和自然生長的姿態,打開了“新城鎮與新時代的對話”,其創作已成為吉林文學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其中,永吉作家隊伍的創作呈現出日益繁榮的嶄新氣象。

  在過去的許多年里,大多數寫作者由于地處偏遠鄉村,對當下文壇的現狀和潮流缺乏了解,許多鄉村寫作者連地市一級以上的筆會和培訓班都沒有參加過,他們缺乏引領,缺少交流,更缺少鼓勵和扶持。

  近距離或零距離溝通廣大鄉村寫作者的創作情感,加大鄉村作家的培養力度,是進一步貫徹和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人民需要文藝”、“文藝需要人民”、“文藝要熱愛人民”的講話精神,是繼續落實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的具體行動,是更進一步地貼近生活、貼近人民,更好地服務新文學群體的具體表現。

  我與永吉大地或是永吉文學有著不解之緣。永吉長崗嶺稗子溝有我兒時的屯親,我在萬昌新房子大隊度過了三年多刻骨銘心的知青歲月。就像土生土長的、在那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們一樣,當年的我們住著稻草苫頂的房屋,白天下地干活,夜晚上炕睡覺,卷農家土炕上的笸籮煙抽,和農民一起坐在地頭打盹兒,也經常坐在返青的土丘上,迷茫地看著大片大片的水田在陽光下閃著玻璃一樣的光亮。我的文學處女作也是在永吉下鄉時創作發表的。

  我市是全省的文學重鎮,永吉則是我市文學創作很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十幾年中,永吉走出來一批像格致、阿未等有著全國性影響的有成就的作家、詩人,鄉村文學社團也是頗具名氣。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永吉文學是不甘寂寞的。

  “原野文學社”從最初的民間發起,到由縣文聯和文化館擎旗,長達14年之久,在美麗的鄉間積藏了滿囤滿倉的文學良種,還在全國文學社團工作會議上介紹了自己的先進經驗。

  永吉女詩人李秀慧在楊木鄉組織15名農村女孩成立的“春妮女子詩社”聞名東北大地,給鄉村生活和勞動帶來了詩性的氣息,得到了全國婦聯的表彰。

  從永吉老一代作家流云、江漢力、郭野曦、郭純學等到新一代作家朱盾、張景東、高森林、關瑞芹、趙太珩以及更加年輕的王秀波、李春玲、尹麗麗、張景云、金丹秋等,他們傳承和接續了永吉文學的創作使命與文學精神。

  而朱盾、郭野曦、郭純學、王世英、李秀慧、高森林、房金遠等,他們不僅是永吉文學中堅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是永吉文學事業的踐行者和推動者。近幾年,他們組織的創作筆會、作品研討會和文學采風等活動,深入民情,有聲有色。他們扎實探索,勤奮創作,在《詩刊》《中國文學》《作家》及全國地方性報刊發表了大量優秀作品,出版了散文集《十年一刻》(朱盾)《帶露珠的草葉》(郭純學)《指尖的花朵》(張景東)、詩集《泥香土魂》(高森林)等一批個人文學作品,在地區和全省引起很大反響,獲得了多項國家、省市級各類文學獎勵。

  農民詩人高森林還在今年初榮獲了“全省十大農民作家”稱號。去年,由朱盾創立并擔任社長的“永吉星星詩社”,更是聚集了永吉文學的新生力量,不斷創造出了新的文學成績。

  文學是心靈世界的燈火,職業和身份都不能阻止寫作。鄉村需要文學,農民也需要文學的滋養。

  本土作家是廣闊的鄉土文學世界的精英和文化代言人,他們以土地的身份以及根植文化的代表,帶著對童年和故鄉的回憶,用隱含著鄉愁的筆觸,將鄉間的事物、泥土的氣息,移進現代網絡和紙媒體,顯示了鮮明的地域色彩,從總體上呈現出自覺而又可貴的民族化的追求。

  他們的作品表現了古老的田園詩意、鄉野夜色及空靈雨景等鄉土文學恬靜怡人的意境和城鎮圖景,昭示著鄉土文學所可能具備的某種超然的美學特征。永吉農民詩人華生說:“我要把數十年在山林蠶場勞作的寂寞,化成一道道美麗的詩行。”文學的美學意義,其實就是生命的意義。

  在有些作品中,我們還難能可貴地看到特殊的風土人情描繪之外,提供了那種普遍性的、與時代共同的、對于生命以及世界的認知。

  鄉土寫作不意味著降低對作品標準的要求,而是強調他們和土地的重要關系,強調他們獨一無二的書寫方式。當代中國正經歷著我國歷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中國農村鄉鎮也發生著日新月異的變化。現代文明和文化心靈及其文學精神對于原始耕作及古老土地的溫情介入,有著極其深刻的歷史與現實的交集和融合。這種思想意識深處的時代人文景象,進入作家內心,他們與土地的關系以及倫理觀念都發生了變化,這些需要有志氣、有理想、有作為的鄉土作家去書寫。

  鄉土作家長期生活在廣大農村鄉鎮,和土地血脈相連,和人民心心相依,他們的創作離不開遼闊的大地,也離不開紛繁的時代。他們的創作也和時代變遷一樣,呈現出多元的局面,這也是千百年來中國鄉土文化的延續。他們對人類情感基本認識的淳樸表達是最有價值的,要鼓勵這種表達,社會應該給他們建立更多的表達渠道。

  鄉土作家創作中提供的鮮活真實的鄉村及城鎮生活、鄉村社會發展現狀,給文學和社會學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素材,有效地維護了農村文化生態的綠色和可持續發展。

  廣闊的鄉村大地,蘊含著豐厚的文學礦產,廣大的鄉土作家是這“礦產”的主人。豐富多彩的鄉村和城鎮生活,必然會產生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大眾的豐盈、扎實的文學作品。

  對于正在蓬勃發展的永吉文學,我們期待著它能夠展示出更加廣闊的鄉村世界,能產生更多的具有時代精神的現實主義精品力作,能積蓄出質樸、溫厚的更加強有力的文學力量。

金偉信

反侵權公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未經書面許可,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為規范網絡轉載行為,制止非法侵權轉載,本報社鄭重公告:

一、任何單位或個人,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著作權歸屬于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的原創內容,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

二、對侵犯江城日報社(包括《江城日報》、《江城晚報》、《家庭主婦報》、《都市新報》、松花江網、吉林烏拉圈等)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本報社將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包括但不限于公開譴責、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提起訴訟等;

三、對于各類非法轉載行為,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

曹律師(法律顧問)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權合作)0432-62523496

文檔附件
彩票安徽25选5